红色文化

红色文化

您的位置: 首页 > 红色文化

从“赣南三整”中探析朱德是如何保存革命火种的

来源:中国军网 日期:2023-08-10

      行走安远、大余、崇义的山山水水,几乎处处能听到“赣南三整”的红色故事。在人民军队诞生仅两个多月后——1927年10月上旬至11月下旬,朱德以非凡的政治远见、无畏的革命胆略和创新的求实精神,对南昌起义军余部进行了整顿、整编和整训。

      以初心为舵,以使命为帆。 在“赣南三整”中,朱德首次把思想教育、组织整顿、军事训练三者结合起来,保存了南昌起义的余部,探索了在部队中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和人民军队从正规战到游击战的转变。

      走在追寻红色轨迹的路上,一个疑问萦绕在我们脑海,当年朱德缘何在这片布满山峦的红土地上,对南昌起义军余部进行“赣南三整”?

      据南昌起义军余部上堡整训讲习所的史料记载,1927年8月上旬,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广东,朱德奉命率部在大埔三河坝完成阻击敌人的任务后,抵达广东饶平以北的茂芝村时,得知主力部队已在潮汕失败。消息传来,部队人心涣散,士无斗志……多年后,陈毅在回忆这段经历时曾说:“朱总司令在最黑暗的日子里,在群众情绪低到零度、灰心丧气的时候,指出了光明的前途,这是总司令的伟大。”

      在饶平县茂芝全德学校召开的团以上干部军事会上,朱德以坚定的信念和无畏的气概鼓励大家:“起义军虽然失败了,但‘八一’起义的旗帜不能丢,武装斗争的道路必须走下去。”在他的力主下,会议否决了“解散队伍,各奔前程”的意见,做出“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战略决策,为这支处于困境而陷入混乱的队伍指明了出路。

      茂芝会议后,一支孤军艰难地行军在前往赣南的山道上。但因没有援兵,缺乏给养,有些连排级军官带整连整排的战士公开离队。当到达安远县天心圩时,部队只剩下800余人,部队面临瓦解危险,革命火种有立即熄灭的可能!

      什么叫共产党的韧性?近代以来,没有哪一个政治团体像中国共产党这样,拥有如此众多的为了心中的理想和主义抛头颅、洒热血的奋斗者,他们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展现了空前顽强的生命力和战斗力。

      凝心铸魂,保留火种。在最困难、最无望,也最容易动摇的时刻,朱德表现出磐石一般的革命坚定性,仅存的两位团职干部——团级政治指导员陈毅、团参谋长王尔琢成为他的主要助手。

      如何保存革命火种?朱德用理想信念凝聚人心,以性质宗旨锻造部队。上堡整训讲习所天心圩整顿展板上的介绍写道:“赣南三整”,就是在安远县天心圩进行思想整顿;在大余县进行组织整编;在崇义县上堡进行军事整训,目的就是要解决这支军队建设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也就是解决在探索中国道路过程中的方法和路径问题。

      距离安远县天心圩两公里的河滩上,是著名的“天心圩思想整顿”的革命遗址。1927年10月22日傍晚,朱德在这里召开排以上干部大会的演讲。时隔九十六年,走在河滩上,我们仿佛仍能听到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回响在这片红土地上:“同志们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强。我希望大家不要走!我是不走的,就是剩下我一个人,也要革命到底!”

      朱德接着又说到俄国革命:“今天的中国革命好比1905年的俄国革命。俄国在1905年革命失败后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暂时的,1917年俄国革命终于成功了。中国革命现在失败了,现在也是黑暗的。但黑暗遮不住光明。中国革命也会有个1917年,只要保存实力,革命就有办法。”

      后来,陈毅将朱德的这个演讲称为是宣布了我们军队建设的两个政治纲领。第一,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第二,革命必须自愿。这两条纲领成为后来革命军队政治工作的基础。

      朱德讲话后,陈毅也慷慨陈词:“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不仅经得起胜利的考验,能做胜利时的英雄,也经得起失败的考验,能做失败时的英雄!”

      革命之火是不会熄灭的,哪怕只有一点火种,也会燃起熊熊大火。现场的800余官兵,内心深处都从朱德、陈毅、王尔琢身上感受到了共产主义一定胜利的信念。这800余人就在朱德激情和信心的鼓舞下稳住了,由丧魂落魄者变成了可以燎原的点点“火种”。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做了这样一个评价:八一南昌起义部队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能够保存下来,朱德、陈毅为中国革命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在大余县南康乡祠,我们仔细阅读朱德对部队组织整编的资料介绍,思绪不由自主地飞到90多年前的“大余整编”。

      强军兴军,关键在党。在大余的那些日子,朱德、陈毅、王尔琢整顿党团组织,建立党支部,并把党员分派到各个连队。

      新中国成立后,粟裕回忆说:“这次整顿重点是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经过这次整顿,重新登记了党团员,调整了党团组织,成立了党支部。我们那时还不懂支部建在连上的重要性,但是实行了把一部分党团员分配到各个连队去从而加强了党的基层工作。这是对于这支部队建设有重大意义的一个措施。”杨至成上将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在这段艰苦的日子里,部队像一炉在熔炼中的矿砂,渣滓被淘汰了,剩下的却冶炼成了纯净、坚韧的钢铁。回想起来,当时部队所以能够保存下来,是由于党的坚强领导。”

      行走在大余厚重的红土地上,瞻仰那一处处革命遗迹,重温“大余整编”的壮阔往事,我们心中的感慨一次次涌起。在大余县,朱德、陈毅、王尔琢决定将所有人员进行整编。他们将部队组成6个步兵连、1个迫击炮连和1个重机枪连,暂称国民革命军第五纵队。朱德为司令,陈毅为指导员,王尔琢为参谋长。整编后,部队更充实,更精干了,是大浪淘沙后保留下来的精华,成为不灭的革命火种。

      有铁律方有铁军,上堡整训首先是整顿纪律。在整顿中,朱德把革命的坚定性、政治的自觉性、纪律的严肃性结合起来。竹溪村七十岁的村民李复厚告诉我们,他曾祖父李长俊(当年上堡乡乡苏维埃政府主席)生前多次讲述,整顿纪律后,官兵有令必行、有禁必止,军纪严明,密切了与群众的关系。

      走进上堡朱德旧居,我们仿佛看见朱德在微弱的油灯下,伏案编写战术训练教材的情形。朱德从南昌起义失败的教训中,深刻认识到游击战的重要性。他提出,在今后的武装斗争中,必须思考“怎样从打大仗转变为打小仗,也就是打游击战”的“新战术问题”。

      战法是应敌之策、作战之魂。朱德提出了诸如“强敌进攻莫硬打”“抓敌弱点我猛攻”“孤敌疲敌我围歼”“常遣精兵骚扰敌”等战术原则。在上堡这片绵亘不绝的山区,朱德精心授课,还以连、排为单位,分散到各村庄,以上堡为中心开展尝试性的游击战争,对我军实现从正规战向游击战的转变作了成功的尝试。

      站在历史的交汇点深情回望,“赣南三整”和“三湾改编”一样,都是为探索中国道路和创建新型人民军队所进行的重大探索与实践。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朱德在中国革命中的重大贡献彪炳千秋。

(图片由作者提供。宋海峰:《江西日报》社高级记者;严毅君:崇义县融媒体中心记者)

Copyright 2011-2019 by www.nc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昌八一精神研究会 地址:南昌八一大道418号电话:0791-86239870
联系及投稿电子邮箱:luntan81@163.com赣ICP备19000874号-1 技术支持 格网科技 浏览量:336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