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您的位置: 首页 > 图片新闻

解辛平: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攻坚战——向着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冲锋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日期:2024-01-12

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攻坚战

——向着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冲锋

■解辛平

陆军某部官兵执行巡逻任务,这是在巡逻途中。屈荣富 摄

告别2023,迎来2024。

又是一年。太阳的金梭、月亮的银梭飞快交织。时光纵横的经纬之间,一个里程碑更加清晰地出现在中国军人的视野——

“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加快把人民军队建成世界一流军队”。

立足2024,眺望2027。

还有三年。倒数的时钟、攻坚的号令,宛如急遽的战鼓,敲响在全军将士心头。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时间极其紧迫,任务极其艰巨,一场艰苦卓绝的百年行军到了最紧要的时刻。

三年,1000多天,我们该做什么?我们能做什么?

三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沧海一粟,但在我们这支英雄军队的征程上,三年时间足以丰碑耸立——

从“中原突围”战略转移,到百万雄师过大江,解放战争胜利不过三年时间;从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到板门店签署停战协定,抗美援朝战争胜利不过三年时间;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横空出世,到第一颗氢弹空投爆炸,也不过三年时间……

时间是常量,却是奋进者的变量。

从今天起,从现在起,让我们衔枚疾走、闯关夺隘,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攻坚战!

(一)

2023年,一张照片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一个远隔重洋的域外国家,一群穿着迷彩服的军人围着一个岛屿的电子沙盘,在做兵棋推演。

这个岛屿,就是中国台湾!

这一年,世界局势风云变幻,中国周边乌云弥漫。美加速推动“印太战略”军事化,拉拢盟友、勾结“台独”、搅局南海、遏压威慑,掀起阵阵浊流恶浪。

这一年,俄乌冲突延宕,巴以冲突再起,北约吸纳芬兰“入伙”实现新一轮扩张,国际地缘政治博弈升温加剧。

这一年,全球经济低迷,军费增长却陡然提速,多个国际军控条约失效,国际安全环境经历冷战以来最深刻的变化。

这一年,基于大型语言模型ChatGPT的人工智能作战规划平台问世,智能化战争进入“全域自主交战”新阶段。

这一年,美国“星链”卫星发射1984颗,总计达到5650颗,一个基于太空、覆盖全球、具有军事应用潜力的星座网络呼之欲出,再次证明“人类以什么方式生产,就以什么方式打仗”……

云端在放电,天空在燃烧。今天,我们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今天,我们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风浪之中。

今天,战争与和平的边界变得愈发脆弱与模糊,这就是真实的世界,这就是真实的时局。我们真切感受到幸福如此容易被打碎,却又如此难以弥合;真切感受到知识可以积累、财富可以积累、经验可以积累,风险也可以积累。

70多年前,一篇《谁是最可爱的人》让中国人民看见,从战争到和平的那道鸿沟,是志愿军将士用血肉之躯填平的,他们“一口炒面一口雪”,换来了祖国人民的安宁幸福。

70多年后,当你在清晨匆匆汇入城市的人潮车流,当你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冬雪而欢欣雀跃,当你拿起手机纠结着今天应该吃什么外卖……在这个蓝色星球上的不同角落,依旧有战火纷飞,不知多少生命在炮火中消逝。

在抗美援朝纪念馆英烈厅,志愿军老战士和少先队员向牺牲的烈士致敬。新华社记者杨青 摄

和平幸福的柔波细浪,掩不住峥嵘的暗礁、汹涌的潜流。

——当有些人为换了一台新手机沾沾自喜时,人工智能的触角已经深入到两军对垒的前沿;当我们还在琢磨传统联合作战时,无人联合作战已经初见端倪。

——当我们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却有人千方百计抹黑污蔑、羁绊掣肘、威胁讹诈、打压阻挠……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手想让我们永远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下游,永远做世界舞台上的配角。

——当我们在长津湖、上甘岭、金银滩、罗布泊……一次次探寻昨日拼搏与今日幸福的关联,殊不知,战争的“灰犀牛”可能就会在未察之时突如其来地降临身边。

这是必须拥有的清醒,这是必须直面的挑战。

普通人说时间,战略家论时势。站在这一全新的历史方位,习主席带领我们以高瞻远瞩的目光审视世界、审视自我、审视一支强大的军队与民族复兴之间的历史逻辑——

“中华民族走出苦难、中国人民实现解放,有赖于一支英雄的人民军队;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中国人民实现更加美好生活,必须加快把人民军队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军队。”

习主席一次次反复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警示着我们前方道路的挑战与波折——

“安不可以忘危,治不可以忘乱。我们捍卫和平、维护安全、慑止战争的手段和选择有多种多样,但军事手段始终是保底手段。”

在2023年空军航空开放活动·长春航空展上,运油-20与歼-20、歼-16进行空中加油通场展示。新华社记者颜麟蕴 摄

面对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我们必须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才能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使命任务。

面对科技之变、战争之变、对手之变——我们唯有打造一支“能打仗、打胜仗”的胜利之师,才能赢得博弈的胜算、争得布局的权利。

无论民族危亡之际,还是国家发展之时,一支强大的军队既是破局利刃、开局之钥,也是兜底之网。

战争,从来不只是战时实力的比拼,更是平时攻坚的较量。我们在攻坚,对手也在发展。相同时间内,只有跑过对手,才能在赛道上占得先机、抢得胜算。

恩格斯说:“时间就是军队”。时间的湍流加速向前,改变着战争,也改变着准备战争的时间。

诸多兵书都不忘写下这4个字:“兵贵神速”。许多挖掘历史经验的人也不忘写下这4个字:“机不可失”。

时间,似乎对于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却从来由胜利者定义。

时间不容懈怠,岁月岂能蹉跎?

(二)

2024年1月1日清晨,天安门广场,在千万双眼睛凝视下,五星红旗迎着朝阳冉冉升起。那一抹鲜艳的红,映得人民英雄纪念碑愈加高大雄伟。

2024年1月1日清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隆重的升国旗仪式。新华社记者陈钟昊 摄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当年,从风雨如磐的年代走来,伟人挥动如椽的历史之笔,在碑文中深情写下三个时间段——3年以来、30年以来、由此上溯到1840年……

在缔造这个崭新国家的时候,这是血写的时间观、胜利论。

“胜利不会向我走来,我必须自己走向胜利。”没有伟大的攻坚冲锋,就没有伟大的胜利。中国人民解放军,正是一支举世罕见、善于靠攻坚战冲出历史险峻峡谷的胜利之师。

2015年6月16日,在“突破乌江天险”浮雕前,习主席驻足感叹:“当时要是过不去就危险了……”6年后,乌蒙深处,乌江岸边,习主席感慨地说:“从这里的悬崖峭壁,就可以想象当年红军强渡乌江有多难!”

回望历史深处,人民军队一路攻坚克难,一路闯关夺隘,始终都是咬着牙提着气向前拼命冲锋。

那是杀出来的一条条血路、拼出来的一条条生路、闯出来的一条条新路。跨高山峻岭,渡大河险滩,如果当年松了一口气,湘江、乌江、娄山关、腊子口……哪一关都可能变成长征的终点、历史的终结。

飞夺、抢占、奔袭、跃进……时至今日,这些动词已经不仅仅是这支军队的“军语”,每当读到它们,我们就会想起一个个鲜血染红的地标、一个个永不磨灭的名字、一个个前赴后继的身影。

路,爬沟过坎的路,曲曲折折的路,命悬一线的路,绝处逢生的路……前辈们一步又一步的艰难行军,如同印在大地之上深深浅浅的掌纹,标定出中国军人独特的果敢坚毅,也成为我们这支军队独有的攻坚风骨。

这支军队的行军,具有异常强烈的方向感、目标感。长征万里转战,是为了北上抗日;挺进大别山,是为了战略决战;横渡长江,是为了解放全中国;跨过鸭绿江,是为了打赢“立国之战”;打造核盾牌,是为了真正“挺起腰杆”……

“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只有路走对了,才不怕遥远。清晰地知道往哪里去,比走得快更关键。

越是迷雾重重,越是至暗时刻,这种清晰的方向感、目标感就越是弥足珍贵。

在不息的军号和嘹亮的军歌中,这支军队默默完成着生命的接力与更替。像一棵参天巨树,叶片年年摇落,新芽岁岁萌发,增长着一圈又一圈坚实的年轮。

新时代,人民军队又开始了一次伟大的行军。

2013年3月11日,习主席鲜明提出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人民军队由此开始了新时代的伟大行军。

这是洞察大势的抉择,这是把握机遇的定向,这是继往开来的攻坚,这是革故鼎新的奋进。

领航强军向复兴——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成就展。(资料图)

今天每一位新时代军人的心中,都铺展着这样一张清晰的路线图:“2027年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2050年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

强军新时代,我们已经亲历并见证——在习主席英明领导下,人民军队打赢了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三大战役”,大刀阔斧重振政治纲纪、重塑组织形态、重整斗争格局、重构建设布局、重树作风形象,体制一新、结构一新、格局一新、面貌一新。

强军新时代,我们已经亲历并见证——在习主席正确指挥下,人民军队以坚定意志品质、灵活战略策略、有力军事行动,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经受住了复杂形势和严峻斗争考验,为国家和平发展营造了有利战略态势。

未来新征程,我们仍将亲历并继续见证——在习近平强军思想的引领下,人民军队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加快实现军事理论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事人员现代化、武器装备现代化。

舟行万里,操之在舵。回望奋斗路,“两个确立”是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的决定性因素;展望新征程,“两个确立”是党应对一切不确定性的最大确定性、最大底气、最大保证。人民军队能够重塑再造,关键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关键是军委主席负责制立牢生威。

今天,我们迈出的每一步,都在创造人民军队新的历史。导航图已经绘就,我们的目标无比清晰、能力更加强大。尽管抵达目标的路途同样充满艰辛,但我们的信心也同样笃定。

2023年,华北、东北局部地区发生洪涝灾害,我军官兵迅速抢险;甘肃积石山发生地震,我军官兵星夜驰援。

一切如同往昔,一切又今非昔比。对比98抗洪、汶川抗震,一位网友如此感慨:“天灾依然无情,但今天解放军的攻坚抢险能力上了一个大台阶,为受灾群众带来了安全感。”

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提升,来自于核心军事能力的跃升,来自于认准目标的接力跋涉,来自于积小胜为大胜、积跬步以至千里。

岁月的积淀,赋予我们强烈的“推背感”——路走对了,那就继续走下去!加油、加油,目标就一定会实现!

(三)

s=v₀t+½at²——一个司空见惯的位移公式,告诉我们一个物体能走多远,取决于它的起始速度、加速度和移动的时间。

因此,我们期望走得远,往往寄希望于起步快、加速快,而且有充裕的时间。

时间这个变量,呈现的是平方指数关系。所以,时间至关重要。但如果时间是一个所剩不多的恒量,与它相乘的加速度的意义就凸显出来,它反映的是变化的时间里速度的变量。

2023年12月中旬,第71集团军某旅组织开展多兵种战术训练,这是快速机动场景。赵根沅 摄

我们想走得远、走得快、走得好,就要在正确的路上,向着正确的目标,以正确的方式加速攻坚。

然而,常识也告诉我们,越是时间紧迫,脚下越不可能是一马平川。最难走的路是上坡路,登顶前的冲刺最艰辛。

一边急行军,一边打硬仗——加速期和攻坚期重合,这是人民军队的前辈们常常遇到的惊险挑战。

油画《飞夺泸定桥》,刘国枢于1959年创作,现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红军飞夺泸定桥,三天的路要一天走完,时间急如星火,却赶上大雨滂沱,战士们踏着泥泞,喝雨水、嚼生米,踉踉跄跄,昼夜兼程,终于如期到达,冒着枪林弹雨,夺下只有几条铁链横江、桥下惊涛怒吼的泸定桥。

——志愿军抢占三所里,14个小时145华里的超强急行军,沉重的炮弹还要肩挑背扛,有的战士跑着跑着就一头栽倒,口吐鲜血,长眠不起,大军却一刻没有停歇,终于堵住美第9军的退路。

油画《激战松骨峰》,孙立新于1999年创作,现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为了胜利,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跑到终点。但到达不是目的,胜利才是。如果最终打了败仗,路就白跑了,代价就白付了。

今天,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近在咫尺——还剩三年,也是一段陡峭的上坡路、紧迫的攻坚期。

这段路,极为紧要——走得好不好、跑得快不快,关系着新时代强军事业近、中、远目标梯次衔接的发展蓝图能否如期实现。

这段路,山高路陡——加速形成战略能力是一个硬核任务,任务之重、标准之高前所未有,注定不会轻轻松松、顺顺当当,必须付出更为艰巨的努力,才能功不唐捐。

这段路,关口重重——一张张任务图、一个个时间表,逐个节点推进、逐个难题攻关。哪一个关口过不去,一步之遥的成功都可能变为擦肩而过的遗憾。

1952年,秋夜,志愿军46军136师干部程茂友,与战友们踏上鸭绿江大桥。从上桥的第一步,程茂友就开始计数——“805步,用时10多分钟”。

70多年过去,老兵程茂友忘记了许多事情,唯独对这段“路”刻骨铭心。当时,程茂友和他的战友们并未意识到,他们迈出的每一步,都是在创造历史。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今天,向着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攻坚冲锋,我们已经不再是暗夜过桥,但迈出的每一步依然具有塑造未来的历史主动。

2021年盛夏,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奋力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举行第三十二次集体学习。习主席强调,要加强创新突破,转变发展理念、创新发展模式、增强发展动能,确保高质量发展。

路,在眺望未来的坚定目光里。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蕴含着鲜明的政治指向、战略指向、目标指向、实践指向,根本的是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胜战能力。

某种意义上,决胜未来战争不再始于短兵相接之时,而是展开于布局塑局之际。我们必须遵从新时代军事战略指导,坚持能力标准、提高发展质效、加强练兵备战、凝聚军地合力,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2023年12月10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第500次飞行。昔日红军用双脚走出的“长征”,延伸为中华民族奔向浩瀚太空的新征程。

火箭军某导弹旅在高原组织实弹发射(资料图)。李宏杰 摄

未来三年,我们还应追问自己:怎样夺得新征程上的历史主动?今天的“上甘岭”在哪里?今天的“两弹一星”是什么?我们必须站在新的起点、挖掘新的优势、攻占新的高地,为我们的后人开辟新的胜利之路,在史册上留下属于我们这一代中国军人的辉煌印记。

浪遏飞舟,唯有到中流击水。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我们唯有做确定的自己——高质量发展之“高”,需要以更高远的志向、更长远的目光攻坚夺隘。

我们这一代中国军人,继承了前人的事业,进行着今天的奋斗,更要开辟明天的道路。

(四)

恩格斯曾说,人们酷肖他的时代,远胜于酷肖他们的生身父母。

我们必须承认,老前辈南征北战的传统,不会像遗传基因一样自然而然地传递给和平年代的中国军人。90多年前八一南昌起义的组织者,至今已无一存世;70多年前在朝鲜战场上打出国威军威的一代将士们,也逐渐离去。

2022年9月30日,辽宁省暨沈阳市向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仪式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纪念碑广场举行。新华社记者杨青 摄

今天的我们,靠什么保持纯洁光荣?靠什么强筋壮骨?靠什么从胜利走向胜利?

我们不应忘记,强军事业正是打铁之砧、锻钢之炉。强军新时代,中国军人经历了一场由内而外的自我塑造,全军上下刀刃向内、猛药去疴、壮士断腕,强力推进政治整训,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并全面巩固。

我们更不应忘记,奋进新时代,迈上新征程,需要我们不断地在行进间整队、看齐,让攻坚冲锋的进程成为始终在颠簸、摇撼的筛子,筛落附着在官兵身上的麻痹、积习和惰性,赋予他们军人应有的警觉、血性和战斗本色。

抗战胜利前夕,晋冀鲁豫军区召开高级干部会议。第一天,刘伯承就把大家带到练兵场,他拿起步枪连击三发,告诉大家:“今天打靶,既是技术上打靶,也是政治上打靶。我们要打掉一些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头脑里的和平麻痹思想。”

今天,和平积弊在我们的脑海中真正清除了吗?三年加速攻坚,决不能变成军令状的展览,决不能只留下口号和调门的和声。以往我们总说“盘马弯弓”就是战备,其实“摆姿势”是没有威慑力的,“弦”的力量体现在“箭”上!

——攻坚冲锋,就是抢抓机遇。习主席告诫党员干部:“该做的事,知重负重、攻坚克难,顶着压力也要干;该负的责,挺身而出、冲锋在前,冒着风险也要担。”1950年,时任40军军长韩先楚主动请战提前发起海南岛战役。经军委同意,主力部队于4月16日突击登岛,一举成功。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国际局势发生新变化,如按原计划执行,海南岛战役将结局难料。

——攻坚冲锋,就是真练实备。战争是最严酷的审计师,攻坚是最吃劲的一段路,决不能搞形式主义、做表面文章,甚至弄虚作假、自欺欺人。平时搞花拳绣腿,战时必断臂折腿;训练和战备如果栽下“虚花”,打起仗来必尝“苦果”。作战打仗硬碰硬,训练战备必须实打实。

——攻坚冲锋,就是烈火炼金。“今天谈话凭党性。”“一切听从党安排!”这是1950年解放军进军西藏前,两名共和国老兵的对话。前者是时任西南军区政委邓小平,后者是受命率部进藏的时任18军军长张国华。越是攻坚要紧的时候、吃劲的时候,越能锻炼人,也越能识别人,越是需要以“关键少数”带动“绝大多数”。

——攻坚冲锋,就是大浪淘沙。回望历史,忠诚与背叛,这道冷峻严肃的选择题,一再出现在我们这支军队前进的十字路口上。今天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同样需要继续掏灵魂旮旯、扫思想墙角。背叛初心、玷污使命,一定会被铁纪惩罚、被历史淘汰。

东部战区圆满完成环台岛战备警巡和“联合利剑”演习,这是歼-15舰载机从海军山东舰起飞升空。新华社发(安妮 摄)

革命圣地延安,黄土高坡上的窑洞,像注视我们的眼睛,从历史看见今天,从今天瞩望未来。

延安整风期间,有的同志深有感悟地说:“我像越过了一道阴阳分界线,懂得了一个伟大的真理:过去自以为是在砸烂一个旧世界,实际上这个旧世界首先得从自己身上开始清除。”

今天我们的攻坚,也需要励志濯心,继续荡涤一切污泥浊水、摒弃一切私心杂念、革除一切陈规陋习,牢记“任务越繁重,风险考验越大,越要发扬自我革命精神”。

“我们要居安思危,时刻警惕我们这个百年大党会不会变得老态龙钟、疾病缠身。”这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之时,习主席的谆谆告诫。

如今,我们党缔造的人民军队也将走向百年华诞。我们应当向我们前辈朝气蓬勃的青春致敬——

“那是一个年纪轻轻就干大事、年纪轻轻就丢性命的时代。无一人老态龙钟,无一人德高望重。无一人切磋长寿、研究保养。需要热血的时代,便只能是年轻人的时代。”

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奋斗的姿态,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一支曾经青春、纯洁、光荣的军队,新时代新征程上必须更青春、更纯洁、更光荣。

当年,6岁的中国共产党在南昌缔造了人民军队,8岁就在古田定型了人民军队。那是在血里火里的战斗中催生的加速度,不快点解决自身的问题,就要溃散灭亡。

一支军队的决战,其实分两次,第一次是在心中。

胜敌必先胜己,胜己亦须攻坚。今天,我们要拿出当年志愿军将士们“不把这场战争留给后人”的果敢和决心,以时不我待、间不容发的紧迫感向纵深推进,打赢这场直击灵魂的心胜之战。

(五)

“融进大海,我是浪花一朵。洒向夜空,我是星星一颗。岁月静好,我是底色。清澈的爱,献给我的祖国……”一曲《强军有我》,唱出了新时代官兵奋斗强军的共同心声。

打赢这场攻坚战,“我”是谁?

“我将无我”——这是军队统帅的回答。西北广漠,东极之岛,南海之滨;辽宁舰的舱室机库、809号战车的装甲板、三角山哨所的岗哨……风霜雨雪,春夏秋冬,习主席心系基层、情注官兵的足迹,展现了“我将无我”的境界。

“强军有我”——这是普通官兵的回答。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全军4000多名医疗队员闻令而动,向“疫”逆行,驰援武汉。同样在2020年,我边防官兵在加勒万河谷坚决回击外军暴力行径,陈红军、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4名官兵壮烈牺牲。

某边防团官兵在“大好河山 寸土不让”标语前举行重温入党誓词仪式(资料图)。郑晓林 摄

一支军队的强大,源自于一个个强大的“我”。人民军队留下的足迹,是壮阔岁月中一个个“我”奔跑出来的——

忆往昔,“我”是雪山草地中绵延成线的一个个渺小背影;是连天炮火下凝固成永恒的血肉丰碑;是寥廓大漠中铸就奇迹的“胡杨风骨”“红柳情怀”……

“我”是守护者,是牺牲者,是传承者,是创造者,是人民子弟,是英雄儿女。行进在大军中,人们往往分不清我们谁是谁;牺牲在阵地上,人们常常分不清血和肉的归属……

就是我们,只要统帅一声令下、人民一声呼唤,大路不走走小路,不恋闹市钻山沟;就是我们,守着清贫谈富有,远离欢乐不言愁;就是我们,抛洒青春不吝啬,豪饮孤独当美酒;就是我们,脚踏雷火不后退,面对死神不低头!

总是在命令到来的时候一跃而起、忘我攻坚,做常人所不能做、忍常人所不能忍,来自于这支军队的将士对使命的深刻理解,来自于“每一颗水滴”把自己融入历史洪流的高度自觉。

88年前,为了求解“中国共产党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来到中国“西北角”。采访中,斯诺为“不可征服的那种精神,那种力量,那种欲望,那种热情”所打动,认为“这些是人类历史本身的丰富而灿烂的精华”。

斯诺创作《红星照耀中国》时,也记录下一个现象:他所访问的共产党人往往能说出自己青少年时代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可一旦他们参加红军,就像把“自己”忘在了什么地方,转而滔滔不绝地谈论每次战役的日期和经过——不是因为他们个人在那里经历了什么,而是因为红军在那里创造了历史。

因此,斯诺感慨万千地写道:“不再是‘我’,而是‘我们’了;不再是毛泽东,而是红军了;不再是个人经历的主观印象,而是一个关心人类集体命运的盛衰的旁观者的客观史料记载了。”

恩格斯说过:“一个知道自己的目的,也知道怎样达到这个目的的政党,一个真正想达到这个目的并且具有达到这个目的所必不可缺的顽强精神的政党——这样的政党将是不可战胜的。”

今天,行进在强军新征程,要攻下一个个难关,我们依然呼唤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决不能抱残守缺、故步自封,决不能犹疑徘徊、等待观望,决不能怯战畏战、恐高畏难。

“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这,就是曾在黄河之滨、延水河畔的共产党人胸怀的理想。

“像那大江的流水,一浪一浪向前进;像那高空的长风,一阵一阵吹不断。”我们这支军队曾经战将如云、英雄辈出。但过去拥有,不代表现在拥有;先辈能打胜仗,不代表今天的我们一定能打胜仗。

新征程中,“我”有没有跟上,思维有没有更新,能力有没有成长——这是对人民军队每一名官兵的叩问。

巴金在《做一个战士》中写道:“战士是不知道畏缩的。他的脚步很坚定。他看定目标,便一直向前走去。”时至今日,一名战士要看到优长,更要看到差距;要看到目标,更要看到挑战;要看到当下,更要看到未来。

2023年1月3日,陆军在某合成旅训练场进行陆军部队新年度训练动员。新华社记者张永进 摄

微光汇聚,星火相映。无数个“我”的合力,积蓄强军兴军的磅礴伟力;无数个“我”的奔跑,连缀强军兴军的壮阔征程。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时刻,时代将致敬我们今天的奋斗。

事要去做才能成就事业,路要去走才能开辟通途。高峡平湖,飞流直下,驱动三峡大坝水电站水轮机组的每一滴水,都有它的贡献;但在雪崩发生的时候,每一片雪花都不是无辜的。

前行路上,有风有雨是常态。走过了万水千山,脚下还有千山万水。

在攻坚新征途上,让我们以“等不起”的紧迫感、“慢不得”的危机感、“坐不住”的责任感奋力争先,交出我们无愧于历史的新答卷。

(六)

某战区联指大厅,电子屏幕上,一块字体鲜红的倒计时牌格外引人注目。

流淌的时间,拨动着每名官兵的心弦,标示着人民军队与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之间日夜缩短的距离。

今天,公元纪年的数字跳动为2024。

1927年,南昌城头一声枪响,开启了人民军队的峥嵘岁月。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征程,人民军队行军途中的每个关键时刻,都有统帅伟大的动员。

解放战争,夺得革命胜利的决战时刻,毛泽东主席亲自起草的一封封电文,飞向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将决胜意志传递给前线官兵,赢得一场场前所未有的辉煌胜利。

“一九四九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我们应当加紧努力。”1948年12月30日,西柏坡。毛泽东在新年献词中向全体军民发出号召——“将革命进行到底”。

新时代强国强军的壮丽征程,习近平主席十年如一日,在一篇篇新年贺词中回望旧岁、展望新年,为全国军民加油鼓劲。

“撸起袖子加油干”“只争朝夕,不负韶华”“征途漫漫,惟有奋斗”……一声声前进的召唤,让我们壮怀激烈,奋楫前行。

火箭军某旅官兵士气高昂奔向战位(资料图)。殷嘉泉 摄

伟大的时刻,伟大的动员,伟大的冲锋。我们唯有不负时代、不负使命,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千钧重任,向建军一百年的最后一程奋力攻坚。

曾记否,六盘山上,西风漫卷——

1935年,两万五千里红色征程的星火融汇于此。冲过最后一道关隘,一场决定人民军队未来命运的伟大行军,即将迎来胜利。毛泽东远望云天,挥毫写下:“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80多年后,习主席也提到了六盘山:“这就像六盘山是当年红军长征要翻越的最后一座高山一样,让全国现有50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是我们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翻越的最后一座高山。”

在二〇一八年新年贺词中,习主席指出:“3年后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这在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发展上将是首次整体消除绝对贫困现象,让我们一起来完成这项对中华民族、对整个人类都具有重大意义的伟业。”

今天,距离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同样仅剩三年。

两个“如期”,号令如山。为了打赢这场同样伟大的攻坚战,全军官兵必须一往无前。

今天,世界局势风起云涌,时代浪潮席卷而来。在仅剩三年的冲刺中,我们面临的不是一条因循旧例就能畅通无阻的坦途,前方风雨晦暝,风浪何时袭来犹未可知。

百舸争流,不进则退,慢进落伍。站在文明演进的时间轴上,有古老文明随时光湮灭,有新生文明夺得权杖。在这样宏大的历史维度中,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必须只争朝夕。

攻坚,生长出奇迹般的力量。“时时放心不下”的风险点,解除后成为“放心点”;曾经的“娄山关”“腊子口”,跨越后成为身后的风景;过去想办没有办成的难事,办成后成为前进的基石。

当年,“延安五老”之一的谢觉哉在《鼓起劲就干得了》一文中说:“‘十分指标,十二分措施,二十四分干劲’,任何困难,都在他们面前低头了。”

今天,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同样不是等得来、喊得来的,而是拼出来、干出来的。付出艰苦的奋斗,才会有胜利的那天。没有天降国运,只有战斗不息!

冬日,陆军某旅开展飞行训练。刘维礼 摄

“2013至2023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翻了一番多。也就是说,今天一个百分点增幅的实际增加量是10年前的两倍。”世界媒体敏锐地发现:相同增幅,两倍增量。今天的一小步,从前的一大步。

沉默的数字知道,上山的路更陡了。

奋斗的我们知道,周遭的浪更急了。

今天,我们行进在崇山峻岭、江河湖泊、沟壑丛林、平原峡谷,行进在我们的前辈们纵横驰奔、流血牺牲的广袤国土上。新征程,有“快马加鞭未下鞍”的紧迫,更有“雄关漫道真如铁”的跨越。

“我们总要努力!我们总要拼命的向前!我们黄金的世界,光华灿烂的世界,就在前面!”一百多年前毛泽东同志发出的疾呼依然振聋发聩,我们还要继续奋斗、勇往直前。

当年,抗日战争中,一张照片在世界广为流传——

延安,一名青年红军战士头戴红星军帽,站在黎明的曙光里,吹响嘹亮的冲锋号。

这颗红星,走过延安,走过西柏坡,走到北京,闪耀在人民大会堂的穹顶。

“日月其迈,时盛岁新。”今天,闪闪红星下,新的号角已经吹响。一个风华正茂的百年大党将带领人民军队,向着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冲锋。

向前!向前!向前!

运-20机群展开训练。刘川 摄

Copyright 2011-2019 by www.nc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昌八一精神研究会 地址:南昌八一大道418号电话:0791-86239870
联系及投稿电子邮箱:luntan81@163.com赣ICP备19000874号-1 技术支持 格网科技 浏览量:2369809